分享你的福利吧
    fulibus.net

ZT乱葬坟下的奇案谎言

转自公众号:闲求
子麦场西南的崖畔下,是一块巨大的乱葬坟。
区别于祖坟,这里埋着不得天寿的青年人。憨厚的陕北人天生本分,从我记事起,葬在这里的多是怪病和意外,人命案子也有,那却是50年前的事情。
1968年北京知青来陕北插队,我比知青大三岁,却不常在一起玩,最近距离的接触,还是那年知青杀人事件——那几乎是全国知青史上最大的案子,凤凰台记者和很多国外的没少跑来采访,云南的、内蒙的、东北的知青,三三两两的来,还有一两个关系好的旧友,带烟带酒,呆坐半宿,哭哭嚎嚎,似乎这乱葬岗里,葬的是他们的青春,不是杀人者与被害者。
秦斯奋,绰号“秦四”,玉渊潭中学的知青,我曾在县革委会见过他一两次:1米75左右的个子,削瘦,白净,蓝色人民装里套着带垫肩的呢子制服,军裤,白回力。那时北京城里是小混蛋与大院干部子弟三天两头碴架,而木樨地到公主坟一带则是秦四的名头比较响亮。
秦四的尸体是在沟底窟窿里发现的,全身被捅了二十多刀,且多在要害之处,肯定不是误伤。到底是谁杀了他?又为什么要杀他?在抛尸现场,有C和S的脚印,所以将这俩人当作重大嫌疑犯抓走。但是,我们这些平时和C及S有些交往的村民,都不信是他们杀的,是我拦着jc,要证明这二人的清白,却不慎把知青私下告诉我的话,说漏了嘴。小壕沟庄的两个知青葛林和高广银有可能,因为平时他们就有“亡命徒”之称,又与秦四不对付,而且一出事了两人失踪了,大概是畏罪潜逃了。
公AN部门向全国发出了通缉,一个月后,葛和高分别在内蒙阿巴嘎旗和新疆某地被缉拿归案。他们供认不讳:秦四是他们杀死的,埋尸灭迹时穿了C和S的鞋。
葛被判死刑,高被判了无期。
……
1989年夏天的一个夜晚,我正在家中看书,忽然有人敲门,来人头上扎了条手巾,一看就知是“老陕”。他自称和我一个公社,我却认不得。坐定,我仍想不起他是谁。
他说:“葛林是我哥。”
那个杀秦四的!我立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他看出我紧张,忙说:“别怕,他已经死了很多年,我是听说你去年在北京知青圈里,打听过去的事情,没想到这么多年还能有人记得我哥……”
来人名叫沈得,竟然是葛林的双胞胎弟弟,跟了母姓。68年去了内蒙插队,不料一场草原大火,死了69个知青,沈得被大面积烧伤,却落了个救火英雄的称号,后来公社给推荐上了大学,几年后,还出了国。
我扫了一下他的脸,确实不是天生的皮肤,怪不得我一点印象没有,但无论如何,来了故人家属,我照样摆上老榆林酒,做了羊肉饸饹款待。
那天晚上他告诉我,当年秦四得知他的哥哥已被招工,放出话来说要他留下手表、半导体,葛林不服,决心给秦四个颜色,就掖上把刀,趁黑把秦四叫出来。谁知秦四也带了刀,而且刚一出村就用刀把葛逼住了。葛趁秦不备时,一刀扎进他的肋下,狠得连自己的手都进去了。秦四软了。葛一看不好,一下子慌了神。
那天有人一直尾随在后,就是高广银,早与秦四有仇,见葛先动手了,便也上去狂扎一气,两人一刀一刀,确定秦四断了气,再把尸体拖到崖畔扔下。
我说:发现尸体时都烂得快要拾不起来了。
北京知青太野,农民根本拿捏不住。两人入狱时不到二十岁。是青春的无知,葬送了青春。
我们二人喝着小酒聊到很晚,我问他高广银后来呢,他说:
“早他妈死在狱里了……”
我长叹一口气,劝慰道:“你哥不一般人啊,讲义气,干活还不错。”
他抬起通红的脸:“葛林已经死了,现在我叫沈得。”
他又用重复了一遍,我有点懵。
green已经死了,现在我叫seed,呜呜呜….我可怜的弟…….”
他未说罢,头埋在桌角,恸哭起来。
我没敢多问,后背有点发凉,这恐怕是一个不敢揣摩的秘密
赞(1) 打赏
本站文章未说明转载即为原创,转载请注明,福利吧 » ZT乱葬坟下的奇案谎言
分享到: 更多 (0)

几个其他的传送门

福利吧购物福利吧论坛永久地址/地址发布页在售商品一览福利吧微博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